最好走的路越走越难,最难走的路越走越容易

Follow guwendong on Web
  • Subscribe to Beyond Search via RSS
  • Follow @clickstone on SinaWeibo
  • Join Resys Google Group
  • Follow @clickstone on Douban
  • Follow @clickstone on Twitter

Early Amazon: Interviews

原文链接:http://glinden.blogspot.com/2006/02/early-amazon-interviews.html

原文作者 Greg Linden 毕业于华盛顿大学计算机学院,1997 年加入 Amazon,开发了享誉业界的 Amazon 推荐引擎。
著名的 Item-based 推荐算法的提出者之一;Findory.com 创始人。
其 Blog – Geeking with Greg 是个性化推荐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博客(没有之一)。

本文由 @raully7 翻译。

快速增长意味着大量的招聘。亚马逊当时也是如此,很多时候我每天要面试1到3人。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面试技巧。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提升自己的面试技巧。读了很多不同的面试策略,试图从微软和其他公司方寻找借鉴想法,并拉着其他同事就招聘展开长时间的讨论和辩论。

最后,我着重(从被面试者身上)寻找三样东西:热情、创造力和技术能力。

在热情方面,我希望看到候选人对亚马逊的业务和网站做过最起码的研究。令我十分震惊的是,有如此多前来亚马逊面试的人在这之前从未用过这个网站。你来到这里,考虑在亚马逊度过未来的几年,却没事先做一些基本的调查?拜托,这就太不靠谱了。

在创造力方面,我通常希望听听候选人关于如何改进网站的想法。即使某一点我们已经想到也没关系。我很清楚从外部人士那里得到些很酷的想法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我仍看重这种想把事情做得更好的探寻。

在技术能力方面,我仅仅试图验证候选人简历的真实性。如果他们声称是C++专家,他们能答上几个入门级的C++问题吗?如果他们声称熟悉Python,他们能用Python语言写出一个5到10行的简单程序吗?如果他们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他们可以谈谈对算法和数据结构的理解吗?对于做过的项目,他们能够满怀热情的深入讨论所有小细节吗?

顺便提一下,所考察的知识并不一定要求面试官自己也懂。你可以持续发问,不断深入再深入。如果他们真的理解该问题,就应该能向别人做出清楚的解释。

最后,你会问到他们回答“我不知道”的问题。这是个很重要的标志。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比知道自己知道什么更为重要——人们能坦诚的讨论自己的知识边界,才意味着真正的理解。

现在回顾以上这些问题,听起来很像一个相当简单的过滤器。调研亚马逊网站的基本热情,一些改进网站的想法,在简历上不撒谎或夸大。这不是每个人都能通过的吗?

事实证明,还真不是这样。大致估算,我在电面中会刷掉约90%的面试者,在现场面试时又刷掉90%。这个针对热情、创造力和技术能力的过滤器似乎出乎意料的严酷。

这三样东西中,我觉得热情是能否在亚马逊取得成功的最重要的单一预测器。

亚马逊环境混乱,做事需要主动。亚马逊需要能够咬住问题绝不放过的人。而当时我每天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找到这样的人。

 

Early Amazon: Pagers, pagers

原文链接:http://glinden.blogspot.com/2006/02/early-amazon-splitting-website.html

原文作者 Greg Linden 毕业于华盛顿大学计算机学院,1997 年加入 Amazon,开发了享誉业界的 Amazon 推荐引擎。
著名的 Item-based 推荐算法的提出者之一;Findory.com 创始人。
其 Blog – Geeking with Greg 是个性化推荐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博客(没有之一)。

对我来说,亚马逊的大部分东西都是美好的,但有一样东西却让我恨得牙痒痒,那就是我的寻呼机。

在完成亚马逊网站升级任务之后,我杯具地被大家认作是网站开发方面的砖家。这个屌丝角色带给我的恶果就是,我不得不开始随身携带一部寻呼机。

只要亚马逊网站或者相关部件出现问题,这部该死的的寻呼机就会叽哇乱叫。它就像个正在啼哭的婴儿,产生问题的原因并非总是显而易见的,有时候甚至需要花费数个小时来定位。来自亚马逊网站的尖叫声打断了睡眠、生活,和幸福。

这绝对是一种酷刑,无休止地折磨着我。

我无法抑制地开始痛恨我的寻呼机。我不断梦见,把它扔进大海里,把它用重物砸碎,把它深埋在地底下。恼人的嗡嗡声仿佛成为了我的一种个人烙印,挥之不去,我被折磨得几近崩溃。

当然我肯定不是唯一的倒霉蛋。我的一个朋友也遭受着同样的痛苦,但他有一次不小心把寻呼机意外掉落在了华盛顿湖里。它现在仍和鱼群们呆在一起。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我有理由怀疑那到底是不是个“意外”。

我被寻呼机恶魔缠身了好几年,直到2001年才终于摆脱了它。我长吁一口气,没有寻呼机的日子,真是美好啊!

后来伴随着 Findory,寻呼机的日子不得以又回来了。但是,我也终于吸取了教训。如果网站一个问题也不出,那么寻呼机永远也不需要关闭。这就是我喜欢的方式。

补充:

不够形象是吧,看这个。

这个链接是施暴过程完全记录,这得是拉了多大的仇恨啊。。。

注:Findory 是 Greg Linden 于2004年推出的个性化新闻聚合器,采用了协同过滤算法,于2007年停止服务。参见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ndory

 

《一键下单》读后感

前段时间在豆瓣阅读上看完了《一键下单》。看简介本书的作者很拉风,理查德·勃兰特 (Richard Brandt),新闻记者,写作生涯超过20年,一直以硅谷为报道对象。作为《商业周刊》前通讯记者,他在科技界名闻遐迩,曾获“全美杂志奖”。本以为这会是一本 Amazon 版的《In The Plex》,可读完之后我叭唧叭唧嘴,发现大部分内容已经不记得了。。。

这是一本稍嫌虎头蛇尾的书。开篇直入主题,亚马逊网站使命宣言:“成为全球最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在这里,人们可以找到和发现他们想从网上购买的一切”。而一键下单这项专利,是对亚马逊使命的最佳诠释。一键下单的具体内容很简单,相信很多人也都知道,我就不累述了。很多人把这项“过程专利”看做是流氓专利——它也确实有点儿——但亚马逊足够幸运地把它变成了一项永久性专利,这也许就是上帝对于亚马逊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褒奖吧。

关于贝索斯是如何决定要创办亚马逊的,与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的盖茨、乔布斯这种似乎命中注定就是要来改变世界的故事不同,贝索斯并没有辍学创业,他是在历经了几份工作做了蛮充分的准备之后才走上改变世界这条道路的。他建立世界上最大的书店并不是因为他对书籍的热爱,而只是对一个事实感兴趣,那就是当时互联网的超高速增长意味着有人即将从这种现象中大赚一笔,他想分一杯羹。

贝索斯很喜欢做表格。为了搞清楚该卖什么货物,他做出了一个交易流程表来分析各类机会,他总共列出了20项可能的商品,在进行了周密的对比分析之后,才选定了“书”。贝索斯还有一个“最小化后悔表”,等他老了回望这一生时,如果作了其中的一个决定,哪个会让他更后悔?当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那个“女人流程表”,杰夫想找女朋友了,为了保持客观和不被感情因素左右,这货列出了他未来的伴侣必须具备的标准。。。就在昨天,贝索斯私人收购了《华盛顿邮报》,这事儿外人有不少解读,要我看,丫的肯定事先又弄了个什么表格来做分析,看看过段时间有没有扫地大妈把这个表格捡出来给大家学习一下吧。

本书作者几乎把所有的段子都放在了前几章里面。然后,这本书就进入了平淡无奇的叙事。发展、壮大、融资、上市、商战、Kindle,云计算,蓝色起源等等,都讲了又都似乎什么也没讲。相当不过瘾,希望可以再有另外一本更深究更八卦的传记出来吧,是真正配得上亚马逊和贝索斯这个名字的那种。@Scallet 把本书看做是“亚马逊成长的大事年表”,这倒是一个不做的选择。

关于推荐技术,我很高兴从书中看到了贝索斯自己对它的评价。

“我想我们能做的就是利用先进技术,例如联合过滤以及其他技术来加快找书速度。打个比方,如果你今天走进一家书店,发现一本让你灵魂出窍的书的可能性是1/1000,我们想利用技术来了解你本人,并使这种机会增加到1/300,然后是1/100。经过几年的努力以后,使这个概率变成1/50,等等。这将为人们创造巨大的价值。再伟大的商人也没有机会逐个地了解他们的顾客,而电子商务要使这成为可能。”

贝索斯还有一段话令我印象深刻。

“我知道等我80岁的时候,我肯定不会遗憾我在1994年年中时放弃了华尔街的奖金。或许那个时候我都记不起来了。但我觉得如果我不参与这个叫作互联网的东西,我后悔的可能性会非常大,因为我对互联网充满了激情。同时我也知道,如果我试了又失败了的话,我不会遗憾的。”

我很喜欢阅读传记类的书籍。大多数人很难有改变世界的可能,随着文字带入到偶像们的成长故事里面,也算是可以感受一下吧。另外我非常讨厌“我的成功可以复制”这种调调,每个人生来都是原创的,但很多人活着活着就变成了盗版。让自己过一个有记忆的人生吧。

之前断断续续一直在翻译 Greg Linden 的《Early Amazon》系列,这次为了防止再次跳票打脸,我把它全部翻译完了才出来骚扰大家。我准备把这个完整的系列发在豆瓣阅读上面,但因为版权问题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我给 Greg Linden 发了邮件咨询翻译权的问题,但他没搭理我。。。如果有和他相熟的朋友,希望能协助联系一下,感谢!

最后,给大家推荐一份蛮不错的亚马逊研报,对亚马逊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简网指阅 联合创始人 & CTO
ResysChina 发起人
1. 持续关注 个性化推荐 技术;
2. 持续关注 Semantic Web 技术;
3. 评论与上两项相关的互联网业务与产品;

我相信技术的力量!
wendell.gu@GMail.com

Archives